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是我薄你,死生不怨——《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虐心语录

长阶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 是我薄你,死生不怨。 不知渡人,何以渡己。 这辈子,这两生。 缘深遇君,缘浅误君。 竟都是命。 墨燃墨燃,墨是黑暗,燃是光明。他一生寻求光明,却终…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长阶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

是我薄你,死生不怨。

不知渡人,何以渡己。

这辈子,这两生。 缘深遇君,缘浅误君。 竟都是命。

墨燃墨燃,墨是黑暗,燃是光明。他一生寻求光明,却终难逃夜色深浓。

一个人,愿意用万两黄金换你,那是欲。

一个人,愿意用前程似锦换你,那是爱。

而一个人,愿意用二十年的年华,最好的岁月来换你,来等你。

且不吭声,不求回报,也不求结果。那是傻。

他不信情爱,不信天见垂怜,更不想去追求些什么。

若是他历尽千辛,遍体鳞伤地咬开茧子,跌跌撞撞地爬出来,可是外面没有人等他,他该怎么办。

他虽喜欢墨燃,但这个人太年少,太遥远,也太炽烈,楚晚宁不愿靠近,怕有朝一日会被这样的火焰烧成灰烬。

所以,所有他能走的退路,他都退了。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以至于,他只还剩了那么一点点的痴心妄想,却还要被足以遮天的冷雨淹没。

“报恩吧,不要寻仇。”

“念善吧,不要存恶。”

“山腰的梅花开得正艳,你能采一枝来,赠与我吗?”

冬梅卧雪,夏荷听雨,他一个人走着,从万木春生,到霜林染透。

正史工整,谱尽英雄。

但我只想与你在一起,躺在暴君传里也好,烂在凶煞榜上也罢,都是好的。

我不想后人提起我们的时候,奉我为神,

指你为鬼。我不想后世书载这一段时,写你我反目,师徒成仇。

若我不能为你沉冤昭雪。

墨燃,墨微雨,踏仙君。

我愿意和你一同受万世唾骂。

地狱太冷,墨燃,我来殉你。

人间很好,晚宁,我不要你殉我。

前世他深爱一个人。

后来,那个人捐了性命,而他入了地狱。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这辈子,有另一个人爱护他。

后来,那个人捐了性命,渡他回了人间。

薛郎甚美,世人甚丑。

金池之行。

来时鲜衣怒马。 去时仲永之伤。

薛蒙当过十五年的天之骄子。

风光无限,意气风发。

然后有一天,朱楼塌了。

从此,他要用漫长的一生,来将这十五年的锋芒遗忘。

红海棠,黄海棠,一朝风吹多悠扬。小童相和在远方,令人牵挂爹和娘。

长路漫漫,险阻难料,楚洵命浅,不能再尽绵薄之力,万望诸君……万望诸君多自……珍……重……

你如今所求的是什么?”

“所求报恩……不为……记仇。”

“所求为何?”

“所求死于师尊之手。”

晚安,墨燃,这一夜很长,但我会陪着你,愿你有好梦,有火,有灯,还有家。

        是什么?枉费心机?白费力气?

楚晚宁在意识里混乱地找寻着,像是忙着找到一件合身的甲胄,找到最难听的词自己先拾掇起来,以免被欺辱得太过狼狈。

一文不值?

墨燃还是没有开口,那个词在他唇齿之间玩味地浸淫着。

对,一文不值。

楚晚宁笃信找不到比这更令人心寒的词了。

他镇定下来。

        直到他听见墨燃心平气和地说:

      “东施效颦。”

我访故人明月下,灯花人面相映红。

一朝凤雏啼春晓,万顷河山清平中。

总角藏酿君莫饮,经年归来与兄逢。

人生何必常相伴,遥以相思寄东风。

我拜故人半为鬼,唯今醉里可相欢。

总角藏酿桂树下,对饮面朽鬓已斑。

天光碎梦众行远,弃我老身浊泪含。

愿赠余寿与周公,放君抱酒去又还。

日落黄昏人家,茶米油盐香味。

青年本当无烦忧,朔风吹雪白了头。

不知巫山客,不是命中人。

无令长相思,折断杨柳枝。

潭中落花三两点,岸上弦鸣一两声。

弱冠年华最是好,轻蹄快马,看尽天涯花。

我本已心如死水万念灰,却不料三九寒夜透春光,

莫不是天意偏怜幽谷草,怕只怕世态炎凉多风霜。

清夜无风雪,余生好漫长。

我不求功成名就,但求人如当年。

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西楼帘苇繁花瘦,一夜春风到钱塘。

月白风清处,与君初见时。

碧野朱桥当年事,又复一年君不归。

临沂有男儿,二十心已死。

贪怨诳杀淫盗掠,是我儒风君子七不可为。

煌儒风七十城,竟无一人是男儿。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用你我一生沉浮,生死荣辱,博看客两三眼泪,满堂喝彩。

寂寞巫山殿,飘零无故人。

命中三尺,你难求一丈。

见字如晤,展信舒颜。

有一泓往事清澈,足以慰平生干涸。

谁知阶前朽尘泥,也曾芳菲四月中。

风弱歌起春临地,衣寒舞摆花满天。

仗剑出红尘,振袖落白雪。

君非心如冷铁,我亦难为顽石。只是前尘算错,误君良多……只是… …

白帝水,浪花清;鬼鸳鸯,衔花迎。

棺中合,同穴卧;身前意,死后明。

从此黄泉两相伴,孤魂碧落不相离。

我身入雷渊,四肢糜尽成泥膏。

我颅落旷宇,目沤发枯碾作尘。

食我心肠,赤蚁煌煌。

啄我腹脏,兀鹫茫茫

……唯魂来归……唯魂来归……

冷月映霜雪, 寒山抱冰池。

八千高仞不得越,天涯绝处是此时。

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

戎衣更不著,今日高功成。

新妇娇媚欲语羞,低眉垂首眼波柔,

红纱掩面遮娇笑

故人何在?海阔山遥。

人间多苦,诸恶莫做,情非得已,惟愿少殇。

“望蒙垂怜,得有家归。”

天地自有灵明,善恶终有回报。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五阴炽。是谓长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宁海赛尔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bsayer.cn/wenxue/248953/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宁海赛尔新闻网每天实时更新今日头条新闻,体育热点新闻,娱乐八卦新闻,给你好看的热门资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